生与死的距离
Zha Mu
我喜欢一往无前,就如一匹马喜欢奔跑……
¥ 9.6元

简介

边走边看!一个人的旅途是别人眼里独特的风景,而我只想做自己,不是谁的风景,只是一个走在路上的个体,一个平凡又简单的女子!本书共分十部分,全程真实记录行走在路上的灵与肉!那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生死就在一呼一吸间!当我再次提起笔的时候,也许,什么都不一样了……那份存在于生命里的有关旅行的记忆!

此小书在「一本雷火电竞官方」网站制作发行。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一本雷火电竞官方」公众号,发现更多精彩内容,回复【领书】免费领取热门好书

"派镇"赌注
第一次听说“墨脱”也许并非偶然……
当我再次回到拉萨的时候,匍匐于大召寺殿前的时候,放声痛哭!那时,我遇见了生命,遇见了生和死……
徒步穿越了莲花净地,经历了生和死、冰与火的锤炼…与死神对视,我才懂得了什么是生死!
嘉措,一位帅气挺拔、无法自拔的爱上“墨脱”的小伙子,在我们到来的几天前,在初秋的拉格,伴随雅鲁藏布江永远流向了远方,带着那颗自由的心安静地睡去,他将永远在路上……
因为,想要简单的呼吸,所以自由地行走在西域的路上……
因为,想要真实地探知心灵的方向,所以重装穿行于“墨脱”的山上……
也许,真的有灵魂,真的有……
或许,我什么也不知道!就象,我不知道一向独自行走的我,为何这一次偏偏选择了和素不相识、异姓陌路的面孔为伴,选择了生和死较量的流浪,触摸到了天堂的脸庞。生与死的距离如此之近……
人真正和死亡面对面的时候,反而平静了许多,那是一种深刻的、无言的较量,两种力量几乎没有高下时,只看谁坚持到了最后……
四天,我走过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踏上世界最高的厚土之地,探寻全球最大的峡谷之险,丈量徒步穿越的终极之旅,继而,我揭开了与世隔绝的“墨脱”那妖娆诱惑的面纱。用脚底磨起的血泡和蚂蝗赠予千疮百孔的伤疤;用扭伤的脚踝和微痛的膝骨;用几乎消亡的意志,我选择了继续,选择了坚持,生命!我回来了……
那个最美丽的季节,就因为忽然想起你曾说过,可以和我一起攀雪山过生日,我就简单地出发了。鬼知道:为什么我总喜欢在异乡独醉!明明还是那一小杯便醉到无知的量。拉萨的第一个夜晚,有故事的“玛吉阿米”和我一起醉了,鬼使神差的写了那张贴子,带着薄荷的清香,干干净净的爬上了花花绿绿的墙面,脑袋晕晕沉沉、脚步摇摇晃晃地走回落脚的地方,门上的大铁环被我扣得山响。一夜被酒醉和失眠折磨得面无血色的我,近中午才爬起来,八廓街闲逛时手机上的一条信息告诉我:有人可以和我同行那段死亡之路了……
一个人走,如果消失可以做到简单宁静、无声无息;结伴而行,如果独自消失了就要麻烦同行者别记得我,这便是两者之间的区别。夜幕下的‘岗拉梅朵’神秘莫测透着一种坚定不移的气质,与我们的一面之交共赴生死极度契合,第二天一早,补充装备、食品,一路狂奔!经过海拔5020米的"米拉山口"时我出现了轻微高反,闭上眼睛调整呼吸……
途经八一到米林派镇休整一天,了解到“墨脱”近期的天气情况:连日降雨,冷热交替异常,即将进入封山期。在这里,雇佣了行程中第一个当地背夫兼向导,为接下来生死未卜的明天做准备。彼时下午,试探性负重攀爬了1-2个小时,被山风活捉了的、大汗淋漓的我感冒了,同行者如临大敌般诚惶诚恐地劝我放弃此行,而我不知天高地厚地笑了,我要和老天赌一把,有了把生命放在这里的底线……
打扰了,宁静的村庄,寂静的山谷!
"多雄拉“想说爱你,不容易
远处隐隐的一座雪山,笔直挺拔、刀削斧砍,主峰被裹在一团浓雾之中难觅真颜,第一个要征服的或许就是它吧!
群山之中小镇的清晨格外寒冷,大约7:30分一辆风驰电掣的大卡车,载着不知天高地厚、喜欢赌命的亢奋青年,奔腾穿梭在乱石泥浆遍野的山路上,冻得瑟瑟发抖的我们在顶风冒雪的马槽里站立不稳,两个小时10公里,双手被凛冽的寒风抽打得撕裂般痛,如果不是这双冻得通红僵硬的双手死死抓住冰冷蚀骨的铁栏杆,恐怕整个人早已飞出车外,身体伴随剧烈的颠簸飘来荡去,甩出了一条不甚优美的弧线肆意乱画没有章法,又好似一片被飓风裹挟的树叶孤零零地挂在枝头努力挣扎,嘴角被撕扯得向四面八方张牙舞爪,此生难得一见的滑稽落魄。突然下陷、高飞低坠的急转弯,将长长的卡车硬生生扭成了变形金刚,减速?做梦!金刚之躯以90度直角、百米冲刺的速度左右弹跃腾挪,我惊叫着迅速下蹲,以避开脸颊狂扫而过的树枝,仍是未能避急几枝细小尖锐的枯树叉,如子弹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且锋利地吻过额头,登时脑门上斗大的一个“王”,有时候,母老虎就是这么容易诞生,路边如画的风景仿佛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哪怕一秒。
终于,金刚卸货般把我们扔在山脚的尽头--‘松林口’脚下呼啸着扬长而去。以后的路,我们的交通工具就只有(11路)腿了。四驴、两背夫慌忙跳下车整理装备、检查物资、开拔……
海拔4200米的“多雄拉”雪山,全程约19-20公里,这时起,手机只能当手表用了,争分夺秒快速行动,多雄拉雪山必须在中午之前翻越垭口,因为下午山中会突降暴风雪,导致迷失方向坠入死亡之谷。向上眺望,皑皑白雪漫延开去,无边无际,夹杂在山体的瀑布急涌而下,坡度越来越陡,风雪越发给劲了,无法直线前行,只能迂回攻之,真正是跋山涉水、艰难险阻。纵使这样,也不曾忽略为孤立在悬崖边上寂寞的遇难者墓碑,压上一块石头表示祭奠。是啊!有多少人为了寻求这份独特的感动、隽永的风景而永远长眠于此……
继续向上,空气越来越稀薄,胸口顿觉闭锁,我大口地喘着粗气,感冒越发严重,打着喷嚏、顶着高反、头晕目眩,感觉死神在瞪眼掐着我的喉咙,肺叶被压迫得密不透风,越来越紧、越来越重,我似乎很着急,有种想用双手用力去扒开的冲动,脚却仍不肯停下,还算清醒的思维告诉我自己:坚持再坚持!绝对不能停下,如果我停下或许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我对长生天说:“我或许不介意在哪里消失,有没有墓志铭,但我希望你带我回去时,能有一个人偶然想起我,这个人还没来到之前,我不想他不知道还有我用力爱过他……”除此,我并不想别人看着我离开,也许是长生天听到了我的祈祷,它给了我超越一切的力量。
人在大自然面前是那么的渺小、微不足道,我们就象几只迷途的蚂蚁在茫茫的雪野里倾尽一生漫无目的地挣扎……而我在尚有意识时努力调整呼吸,徘徊在死亡边缘,幸得背夫伸出手来一路拉着我用力行走,也许是死神终究抵不过我的执拗和背夫的热情,也对抗不过长生天赐予我的超强力量,它随着高反和寒冷渐渐褪却,近午时分,好不容易抵达垭口,一丛丛的经幡随风舞动。
我们站在4200米处,面对印度洋,把可怕的暴风雪阻在了身后,成功离我们越来越近,稍事休息,迅速补充食物,抓一把真正没有污染的雪花放进嘴里,一股清凉与甘甜沁入心肺,吃力的继续前行吧,藏在雪里的乱石大大小小、湿湿滑滑,让人很受伤,只得歪歪扭扭的挪步,上上下下、走走停停……雪线!我看见一缕阳光从雪山的缝隙里洒落下来,有温暖的光环,剥离雪线的山体象蜕掉的蚕蛹缓缓隐入空谷,极目远眺,一溜溜高低不一、纤细轻柔的银瀑象神笔马良的画一般蜿蜒倾泻,汇入滚滚的雅鲁藏布。
莫道路遥继续前行,没有人问:是否快到。我想:一定是被这一路的“默默无语两行泪,耳边响起风雪声,”折磨得意志尽失,无心观景了吧!
也许是,疲惫极限已被冲破,我反而没有了累的感觉,下山时居然生了兴致给背夫拍照,反正也是杳无人烟,长路淼茫,索性也扔掉了目的地的概念,什么危险不危险、山体滑坡不滑坡统统丢在脑后,镜头伸向远方……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没有时间概念,没了饥渴、疲惫的意识,除了麻木无奈。忽然,眼前一闪:我看到隐在山林里的一道小木门,越来越清晰……
整个人顿时兴奋起来!我象马上要见到亲人一般加快脚步,满怀希望地用力推开木门,眼里却仍是那熟悉的似路非路,失望迷茫中只得继续攀爬,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间弱不禁风、朴素简陋的小木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莫名其妙的立在眼前,粗糙单薄的细隔木板搭成的简易梯子,歪歪扭扭的杵在泥浆与乱石当中,我兴奋到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上了梯子,‘拉格’!到了!时间:下午17:00时左右,门前有牦牛在烂泥里四处张望,不远处栓着几匹瘦马,一根糊满烂泥的木头连着两个不大的门巴族特有的木房子。卸下背包、晾晒雨衣,围着依然原始的火堆烘烤衣物、鞋袜、雪套、帽子、手套,恨不得把自己也放在火上,木板房上到处是或长或短的留言,有的文字成了留给这世界最后的墨香。遇一驴,前一队伍掉下的小伙子在这里已住多日,自称吓破了胆再不继续,等待时机原路返回。饥寒交迫的我们几乎是用抢的吃了一顿还算可以的晚餐,没有自来水、用塑料胶管接了山泉饮用,很甘甜只是凉入肺腑。电力不足,时断时续,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内四面漏风,能听到被风卷起的塑料布嚓嚓的声音,一个字,冷!恨不得戴上帽子、手套全副武装,一动不动地躺在吱吱呀呀的木床上,透过木隙和塑料布的顶蓬可以望见星斗,别奢望了,一夜暴雨早已赶得星星无影无踪,只剩无边的黑……
在这里遇到了返程的背夫,我们有幸雇到了第三个,这个皮肤黝黑的小家伙年龄尚小,稚气未脱,坐在这些五大三粗的成人堆里极不协调,这是谁家的孩子让人心生怜悯。大家聚在一起,听着他们谈论向导嘉措的消失,就像说着一个无关自己的生死与离别,那么冷淡,那么漠然。或许,这就是雪山赋予人们,如冰川般冷彻骨髓的表情吧,见得太多了就把活生生的一腔热血冰冻山谷……
后记:降雨加雪,风力大,(若下午前翻不过垭口会被暴风雪吞噬)气温-20℃以下,海拔4200米以上,直线距离19-20公里有余(无法成行)绕绕绕,悬崖峭壁、有急流、湿滑,有乱石、泥浆、沼泽……伴高反,体能消耗巨大,膝盖及脚踝部位易受伤,巧克力、奶酪、牛肉干是补充体力的最佳食品。
卧倒“汗密”
第二天一早6:30分起床、吃早点,整理装备准备上路,住在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不洗脸,完全符合我的懒惰。以为昨晚加量服了感冒和消炎药会好一些的我,深吸一口气,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走回头路的。7:10分出发,穿越热带雨林,经过昨晚暴风骤雨的洗礼,原本泥泞不堪、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陡峭悬崖越发难以行走了,一脚深一脚浅的踏上了今天的32公里丛林带,依然是迂回绕行,海拔在降低,应该是3600米吧。阴天,上山的路远多于下山的路,理解不了,这大概是全中国最烂的泥浆石头路,锁进镜头却也是一番美景,看不出崎岖与险峻,只有身临其中才知个中滋味。牛粪和着污泥的沼泽成片,一路都靠登山杖探来探去,茂密的原始森林覆满悬崖,沿着边上仅有的一条,经泥石流袭击后路人踏出来的落石与杂草,淤泥混合着牛粪的狭窄坡道,一路深深浅浅、低低矮矮、歪歪斜斜的跟着水流走过去,都顾不上领略大自然赋予的无限胜景,只顾低头看路、埋头赶路……
疲惫、闷热、饥渴的我被感冒又抓去了大半的体力,只得走一段便杵在登山杖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喘气,鼻涕眼泪一起流,脸胀得通红,头昏脑涨,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感冒非但没好似乎更重了,小小的背夫米玛从手机里放出了音乐,大家以为有信号了全都惊呼起来,因为,几天里所有的手机都在静悄悄的睡大觉,人也都表情凝重蔫蔫的低头不语,短暂的惊喜很快就淹没了沉闷和枯燥的赶路,气氛好了起来,听到有人说话了,我抬起头望了望放晴的天空--真蓝!大朵的云彩象棉絮般浮在空中,一层一层晕染开去,擦擦额头渗出的汗珠,真热啊!随着路线的拉长、感冒的折磨,我的体力消耗过大,拉在了队伍的最后,只有先前的背夫热布旦拽着我也没能快走,一路都拉着我的手使劲向上攀爬。实在没劲了就让热布旦唱藏语歌给我听,确是好办法,瞬间充满元气。如此一路,虽艰苦、疲惫、饥渴,却也不闷,只是这样坎坎坷坷、起起伏伏、丛林密布、陡峭险恶、连棉不绝的悬崖峭壁,让人的体力与肢体都有了极度的疲累与伤痛,心理上也有了烦燥不安、易怒冲动的表征,大约行进到三分之一时,大家已陆陆续续开始向背夫发问了:“还有多远?快到了吗?”、“还有多长时间?”、“前面就是吗?”、“翻过去就是吗?”等等诸如此类内容不一却核心相同的问题,而背夫始终以不变应万变,就是两个字“快了!”而每个快了的后面却仍旧是相同的路、相同的话,反反复复,迎接你的也永远都是未知,直到没有人再问起;直到只剩奚奚落落的脚步声;直到只剩机械的行走;直到只剩下麻木;直到一切都成了习惯……或许,徒步的真正乐趣就在于:它能一点点的削弱你的意志,最后一切都成为习惯……
多给背夫留一些照片吧!这样的险山恶水谁能知道明天的你们在哪里?
这样漫长曲折、命运多舛的山路;这样担心吊胆、扑朔迷离的心路,谁又能保证自己决不会消失在茫茫大山与奔腾翻涌的大江之中呢?就连背夫也会让自己多一重保护,期望自己可以被信赖的神灵所佑护!
多留一些美丽在心里吧!这样的崎岖山路十八弯,这样拼了命也要翻过去的山脊,除了背夫谁还会来第二次呢?
就连这头牛也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仿佛这世界不属于我这个天外来客!我将它收入镜头:“牛先生(女士)好!打扰了,请看在我这一路踩着你的便便来到这里,给个面子不要顶我!”
下午16:15分左右,墨脱-“汗密”!我来了!传说中的“四海旅社曾眼镜”!曾眼镜-这个时尚、和蔼可亲的小老板,见我软绵绵的瘫在长条凳上,像极了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不无调侃的打趣道:“又卧倒一个……”许久,换鞋,真的不想站起来,能坐着自由的呼吸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外观上同“拉格驴友接待站”相差无几,唯一让我感到幸福的是:这家青旅居然依山而建了一个小小的野外露天浴室,哈哈!虽然只是一桶热水加一个水瓢、一根塑胶管,木隔板洞眼无数、四面透风,但于我而言已无异于群山之中的五星级;火堆旁除了烤衣物、鞋袜外,还可以自己烤老板施舍的馒头吃,我想,这便是曾眼镜留传很广、口碑良好的魅力吧!感动……
因为这里驻扎着成都军区一个班的士兵而显得热热闹闹,小小的解放军在这深山老林里似乎更自由了些,和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不一会儿就成了朋友,有说有笑的为我们做饭、烧水;给我们讲深山密林中的蚂蝗、塌方、地震、泥石流、山体滑坡……这就是我们的明天,边休息边交验边境证!软软的倒在木板床上,四面仍是写满了留言的隔板墙,被风吹来阵阵诗意。紧紧的捂着被子,居然没有太冷,顶蓬上传来巨大的噼里啪啦声,没有工夫想这是什么动静?狂风暴雨大作,令你如置身室外般欺负双耳、夜不能寐,我想,不会只有我一个人在想,明天恐怕要停留一天了……
后记:此段海拔不高3400-3600米,直线距离32公里有余(难以成行)还是绕绕绕,崇山峻岭泥泞崎岖、天气多云转晴、暴晒、温度20度以上,湿热,强度高,双脚、双膝有明显劳损。
“老虎嘴”,我不认输
当前章节为隐藏章节,支付后可以阅读整书内容。
¥ 9.6元
“背崩”,我来了!
当前章节为隐藏章节,支付后可以阅读整书内容。
¥ 9.6元
墨脱,我想我赢了
当前章节为隐藏章节,支付后可以阅读整书内容。
¥ 9.6元
拉萨,我回来了
当前章节为隐藏章节,支付后可以阅读整书内容。
¥ 9.6元
墨脱--全纪录
当前章节为隐藏章节,支付后可以阅读整书内容。
¥ 9.6元
如果,不曾来过
当前章节为隐藏章节,支付后可以阅读整书内容。
¥ 9.6元
下辈子,你还记得我?
当前章节为隐藏章节,支付后可以阅读整书内容。
¥ 9.6元
读完打卡

点击加入已读小书清单

一本雷火电竞官方 ▪ 公众号

人人均可创作的小书社区

专注于生产精华专题内容

◀关注公众号可阅读更多小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