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队与国会的斗争——敌在国会山
害怕考试
工学学士,历史学硕士,一个热爱国家与海军的单身狗
¥ 0.99元

简介

“敌在国会山”是流行于网络上的词语。直观看起来就是美国军方与国会的冲突。这样理解确实没错,但究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要追溯到美国建国之时。本人读书时恰巧从事美国海军史方向的研究,因此本书就尽量在本人过往见闻中选取些许实例,讲述一下美国军事史上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并从美国海军史角度探究一下国会、政府与军队的关系,为大家展示一下具有美国特色的“敌在国会山”。

此小书在「一本雷火电竞官方」网站制作发行。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可以发现和阅读更多精彩的小书。

美国的一些情况
美国,一个神奇的国家,可以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看似铁板一块,但内部各州、各地域权利很大,联邦政府也不得随意干涉地方事务。比如,在美国总统与州长都由民众选举产生,二者之间并无上下级关系。因此州长完全可以在飓风灾难中一边请求联邦政府拨款,另一边却告诉总统说“我们很忙,你就不要来视察了,我们没时间接待你”。但若说美国松散,有时美国却真如铁板一块。其中的整体与部分的关系十分微妙,他国仿照不来,而这正是美国独一无二之处。
国会山上一群议员们组成的是国会、白宫里的总统代表的是政府,二者有着本质区别。至于美国军队,行政上归国防部管理,军队预算由国会管理,但这一切又不妨碍美国军队在美国政治中占有一席之地。因此,美国政府、国会、军方的关系很大程度上类似于一个传统的三口之家的关系。
美国总统看似权利很大,但实际上只是体现在对外事务上的,而在应对国内事务上美国总统的权利有限。也许正是这个原因,美国总统才不断的在国际上找事做,因为如果不出去找事做就只能学柯立芝总统一样躲在白宫里打牌。
现在谈起美国军队,大家的脑中浮现的印象大多都是武器先进、战斗力强悍、到处征战,朝战、越战、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军可谓是无人不知,无役不与。但实际上只有在二战以后美国军队才是如此,一战之前的美国军队始终是人员少、规模小、战斗力堪忧的代名词。当然其直接原因在于国会军事预算的限制,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要追溯到美国文化的深处。下面我们从“独立战争”、“海军崛起”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三个方面来探究一下美国国会、政府、军队的“三角关系”。
“宁输不纵”的大陆会议与法国人的“美国独立战争”
若从国家角度来看美国国会与军队的关系,最早应当可以追溯到独立战争时期。而然与其他“革命战争”不同的是,独立战争中的美国军队——“大陆军”不仅没有当上“主角”,反而有时连“配角”都演的差强人意。下面我们就来看看独立战争期间“大陆军”艰难的演出之路。
1.大陆会议对军权的限制
自17世纪始,英国陆续在北美大陆上建立了13块殖民地。在此后的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各殖民地经济蓬勃发展,日益成为英国重要的原料产地和财政来源。到了18世纪中叶,由于连年对外战争,英国的财政日渐拮据。为此英国不断地向北美各殖民增加税收,并实行高压政策。此举自然引起了殖民地人民的强烈不满,在经过一系列的摩擦与冲突之后,殖民地向英王“请愿”,希望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一问题。然而在当时的英国人眼里,任何挑战大英帝国权威的做法都是愚蠢的,更何况这一次的对手仅是自己的殖民地。因此英国不仅拒绝了殖民地的请求,反而还加重了对殖民地的压迫。
1775年,在争取“和谈”无果的情况下,大陆会议决定成立“大陆军”反抗英王。随后任命华盛顿为大陆军总司令,赋予其“充分的权利和职权”。但实际上,大陆会议始终在限制华盛顿的军权,即便是严重干扰前线作战甚至是战败也在所不惜。在大陆会议看来,战争只是为了取得谈判的筹码,仗打输了可以谈判投降,但如果军队做大那就“麻烦”了。
理论上大陆军司令华盛顿可以指挥全部大陆军,但实际上每次战斗中华盛顿真正指挥的军队从未超过2万人。很多情况下各个殖民地的军队只受自己殖民地议会的指挥,而且各殖民地所出的军费也只限于自己的军队,谁也不愿意多掏钱养活别人的军队。大陆军士兵服役期也极短,服役期满后士兵们都迫不及待的退伍。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了,现在该轮到别人来出力了。到1776年底,华盛顿手下只剩下3000人的军队,而其中有半数人由于服役期满要求退役。为防止军队崩溃,华盛顿多次请求大陆会议延长士兵的服役期限,却一再遭到拒绝。
此外为了保证对军队的绝对控制,大陆会议还成立“军事委员会”,做为大陆会议负责军事的机构,要求华盛顿服从大陆会议和军事委员会发布的指示和命令,定期汇报工作。大陆会议还成立了5人组成的“战争与军械委员会”来指导大陆军的作战行动。但这一举措却形成了两套指挥体系,致使军令不一,作战混乱。
大陆军的人事任命由大陆会议决定,但其在大陆军人事任命上存在严重问题。许多缺乏作战指挥能力的人和一心谋求私利的人混进大陆军,使大陆军本已低下的战斗力更加雪上加霜。1780年,大陆会议越过华盛顿直接任命盖茨为南方大陆军司令,结果导致南方军事上的惨败。由于大陆军的规模、资金、条令、物资供应等权力都由大陆会议严格控制,特别是在军费问题上,大家都不愿多掏钱,这使得在独立战争的大部分时间里,大陆军从未得到过充足的物资供应,甚至有的大陆军士兵在冰天雪地里连双鞋子也没有。为此,在1781年大陆军的一线作战部队还曾发动过兵变,进攻大陆会议所在地费城。
华盛顿曾尝试对大陆军进行军事改革,以建立一支正规军。但大陆会议和各殖民地议会均反对华盛顿的改革。最后在华盛顿“没有正规军,注定要灭亡”的警告下,大陆会议才批准了华盛顿建设“正规军”的计划,但实际上仍没多大改观。
2.败多胜少的大陆军
在大陆会议的限制下,早期大陆军的作战是败多胜少。华盛顿任职大陆军司令后的第一场战役就是波士顿战役,当华盛顿率军包围波士顿时,驻波士顿的英军统帅威廉·豪早已计划撤退,只是在等待英国船队来运输他的军队。1776年3月大陆军攻占波士顿城外的多尔切斯特高地,迫使英军加速撤离。最终,大陆军占领了波士顿,但两边都知道,若不是英军主动撤离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在大陆军围困波士顿的同时,为阻止英国在加拿大募兵进攻纽约,大陆军集结军队远征加拿大。虽然初期进展顺利,但是在冒雪进攻魁北克时,远征军被英军以优势兵力击败。
从波士顿撤退后,英国大规模增兵北美。1776年,英军集中3.3万人进攻纽约。大陆军司令华盛顿则集中1.8万人防守。1776年5月27日,华盛顿军队惨败于长岛。10月,曼哈顿岛防卫再次失利。至12月初撤退至宾夕法尼亚州时华盛顿只剩下3千人的军队。此时,经历了怀特平原之败、纽约之败、李堡之败和新泽西之败的大陆军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为了拯救处于崩溃边缘的大陆军,华盛顿集结7千兵力,在1776年圣诞节这一天偷袭了黑森雇佣军,取得成功。次年1月,华盛顿突袭普林斯顿重创英军两个团。这两次成功的袭击总算勉强稳住了大陆军的阵脚。但好景不长,当年9月英军击败华盛顿的军队占领费城。大陆会议被迫转移到约克,这时就连美国的独立事业也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英军在攻占费城后,孤军南下,不料被大陆军切断了补给线,围在了萨拉托加。整个战役期间,大陆军约有3.6万人参战,而英军有1.38万人参战。经过激烈的战斗,双方共阵亡五百余人,伤近千人。最终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英国人投了降。从后世的眼光来看萨拉托加“大”捷在政治上的意义远高于其在军事上的意义,这一场战役并未改变英军在战场上的主导地位,但却让海对岸的法国人看到了打败英国的希望,此后法国人开始全面参与到对英国的作战中。当然,这场战役还有些其他效果,大陆军在此战中缴获了英军大批物资,从而改善了一下自己的“生活”,这对大陆军的稳定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3.“法主美从”的后半段
受萨拉托加战役的影响,1778年2月,美法签订军事同盟。5月,法国海军满载4000名士兵离开法国前往北美,法国海军开始在北美战场上支援大陆军行动。
1779年9月,德埃斯坦率领法国舰队以及 4000 多陆军抵达萨凡纳。在与本杰明·林肯率领的大陆军(大约只有1000人)会合后,开始进攻此前由于民兵溃逃而丢掉的萨凡纳。在英军的固守下,美法联军惨遭失败。
萨凡纳战役后,英军北上包围查尔斯顿。1780年5月在经过一系列的激烈战斗后英军攻占查尔斯顿,俘虏5400大陆军并缴获大量物资。经历两次连续失败后的大陆军再次处于崩溃的边缘,华盛顿手下仅剩下不到4000人的军队,并且士气极度低落。
关键时刻是法国人拯救了华盛顿,在拉法耶特伯爵的游说下,1780年7月法军统帅罗尚博伯爵率领第一批5500名法国陆军登陆北美与华盛顿汇合,罗尚博将自己的军费分出一半给大陆军发了军饷以此来稳定大陆军军心。
1781年,正面战场接连失利的大陆军开始在后方骚扰英军。此时法军则在正面战场上发挥了更大的作用。1781年8月,在得知法国格拉塞伯爵将率领3000军队协助进攻约克镇的消息后,罗尚博与华盛顿率联军南下。1781年9月在法国舰队的协助下,联军以18000人的优势兵力包围了约克敦,并最终迫使英军投降。
小结
“独立战争”期间,大陆会议对军队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他们不希望军队做大做强甚至出现军阀(这大概与其先祖在旧大陆被军队迫害有关)。不仅将大陆军的后勤、军官任命等权力牢牢地掌握在手中,并且时不时的掣肘大陆军作战。并且由于大陆会议上各殖民地之间团结并不紧密,导致大陆军行动不一、后勤供应不足、军队长期缺编,最终使得大陆军战斗力低下屡战屡败,时刻处于崩溃的边缘。此种状况即便在战争最艰苦的时候也从未改善。可以想象如果不是法国人出钱出力,如今青史留名的不是“独立战争”而是“北美叛乱被镇压”。一场独立战争向我们生动地展现了早期美国“国会”(实际上独立战争期间大陆会议既掌立法也司行政,可以说是国会与政府的集合体)是如何对待自家军队的。现在我们可以自行脑补一下这样的场景,一边大陆会议为军队管理和军费吵得不可开交,另一边破衣烂衫的大陆军在咒骂大陆会议不发军饷,而大陆军司令华盛顿坐在树下无奈地叹气。这就是独立战争中的“国会”与军队的关系。
海军崛起的最大障碍——国会